京西山区第一党部纪念馆简介

党旗广场

 

  雁翅田庄村是京西第一党支部的诞生地,在京西革命史和党建史上有着重要地位,是门头沟区人民宝贵的红色资源和精神财富。田庄村是开展红色旅游的重点村,是京西第一个共产党员崔显芳烈士家乡。门头沟区雁翅镇田庄村京西第一党支部旧址,记录了京西红色革命曲折发展的历史轨迹。早在1924年,中共党员崔显芳由上海回到家乡田庄村,成为京西第一个中共党员。1926年,他在此地建立田庄高小,并与魏国元等一起从事革命活动。1927年,在青白口创办了青白口完全小学,同时把党的发展工作,由学校扩展到农村。1932年建立京西山区第一个中共党支部——田庄高小党支部,先后发展了中共宛平临时县委书记赵铭鉴(赵曼卿)、中共宛县委书记魏国元等一批优秀中共党员,成为京西党组织创始人。(此馆约800平)


京西山区中共第一党支部纪念馆外景

 

第一部分 走出去的传统  带回来的新风

  自20世纪20年代初,革命先驱李大钊在北京大学创办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派员到门头沟矿区传播马克思主义时起,区境内涌现出一批追随马克思主义的仁人志士。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门头沟更成为中共开展工农运动的策源地。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自古就有走出大山,接受新生事物传统的田庄人,很快汇入这场红色浪潮中,将改天换地的革命思想在京西深山广为传播。


图 4 京西山区中共第一党支部纪念馆展厅

第一单元   走出大山看世界

  重重大山不能闭塞山里人探求新生活新世界的愿望,田庄人凭借对新生活的向往和追求,走出大山拓宽视野、吸收新的思想与知识,返回家乡建设家园,为山乡的发展注入活力,为山区的进步增添动能。

  1920至1922年间,中国共产党在北平西郊开始传播马克思主义,成立“社会主义研究小组”“社会主义青年团农专团支部”“农业革新社”,兴办农民夜校,这些实践活动深深影响了西山脚下和西山深处的乡村民众。1922年底,北平西郊农民组织起来,反对统治当局的狂征暴敛,西郊由此成为京郊最早开展农民运动的策源地。

  农民夜校教员根据农民记忆习惯编写的顺口溜:“五人团结一只虎,十人团结一条龙,百人团结成泰山,谁也搬不动!”

  田庄村史,就是一部不因循守旧,不甘平庸落后,不断追求进步的传统民风和敢为天下先的民族历史。

  数百年来,世世代代的田庄人带着西山深处的山珍果品,带着山里人特有的手工艺品,怀着对新生活的渴望和梦想,带着对新世界的探索与思考,走天津上北京,过长城走西口,有的人走出大山,不再回头,在外面闯世界打天下,成为一代英杰,更多的人,走出去,不忘田庄的家乡父老,造福乡里,改变家乡面貌;他们在山外的闯荡不但换回赖以生存的资财,还带回来外面世界的新风。崔显芳,这位田庄人的优秀代表,他走出大山,学习新知识了解新思想,看到外面光彩陆离的世界,世态炎凉的社会,他带回了看待世界的先进方法与思想。他汇入红色浪潮,寻找到山乡天翻地覆让山民同享自由天地的苦药良方。

  田庄人有着走出大山看世界的悠久历史和传统,西山脚下的温泉镇、阳坊镇常常成为他们出山谋生的第一落脚点。1922年,田庄青年崔显芳离开家乡,走出大山,在西山脚下流连徜徉,他听到青年学生关于革命的宣传,触发了他对家乡社会问题的思考。同为雁翅镇的青白口村人魏国元(宛平抗日民主政府的第一任县长),早年就读于温泉中学。1924年,崔显芳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京西山区传播马列主义的先驱。

第二单元  红星闪亮耀深山

  为了让山区农民了解外面的世界,认识到什么是革命,什么是思想解放,成为共产党员的崔显芳回到家乡,宣传革命、创办学校、发展党员。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在门头沟矿区加强组织活动,党团组织日趋活跃,红星闪亮耀山川。


图 5 京西山区中共第一党支部纪念馆展陈

 

  兴办学校启发民智,如何让山区农民了解外面的世界,如何认识到什么是共产主义。崔显芳反复思考,意识到启蒙教育的重要性,1926年,他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家乡田庄办学校,崔显芳将家中两间房辟为教室,创办了田庄完全小学,自任校长;作为开启民智的重要方式。1927年,他又在七区区公所驻地青白口村与魏国元合作办起又一所完全小学,以此作为开展革命活动,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基地。

  1930年春,青白口村青年魏国元出任宛平县六区(今门城地区及永定、潭柘寺地区)区长,中共党员崔显芳担任区长助理,赵明鉴担任区公所文书。他们尝试在门头沟改造基层政权。但处于当时历史环境,他们还不具备与反动势力抗衡的能力,未能实现这样的目标。半年之后,魏国元被免去六区区长职务,改任七区区长,但是,在家门口的七区权贵并不欢迎他们的乡党,七区区公所的大牌子没有挂起来,就有人到卢沟桥县衙门示威,要求驱逐履新的魏国元。魏国元愤然离开家乡,到北平报社当了一名疾呼民众的记者。

  发动民众开展斗争,崔显芳回到了家乡,他看到大旱之年的乡亲们在困苦中挣扎,官府不但不体恤民情,反而变本加厉横征暴敛。崔显芳愤怒了,他在田庄、淤白、苇子水、松树、高台等村秘密串联。紫荆寺下成长的青年人,深知团结的重要,就在1930年秋收时节,崔显芳与高玉湖、师永林等人一道团结七区农民成立请愿团,一举捣毁青白口税所及淤白村税卡。一场山区抗争的疾风骤雨,让反抗剥削与压迫的革命意识在山区村民之间深深扎根。

第二部分  点燃星星之火  火炬照亮山川

  紫荆花的勃勃生机,在于根连根,一树成丛,紧密相连。京西深山区党组织的建立在于有广大深厚的群众基础,在于山区人民对革命和进步的追求与渴望。从中国共产党在京西山区的组织初创活动,到成立田庄高小支部、建立中共宛平县委,星星之火,在京西山区形成燎原之势。尽管山路弯弯,荆棘遍地;尽管反革命当局残酷镇压,但是在前赴后继的革命者面前,光明无限;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图 6 京西山区中共第一党支部纪念馆展陈

 

第一单元   西山深处创建党团组织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中国共产党人在西山深处创建党团组织:建立田庄高小支部,成立中共宛平县委,成立共青团宛平县委,组织纪念九一八抗日游行、建立枪械修造所、设立秘密联络站,这一系列活动犹如一束束点燃的火把,为京西深山区人民照亮了希望和光明之路。

  党的足迹在深山,1931年春,中共河北省委保定专署特别委员会派中共党员贾汇川到宛平县八区清水高小任教,以教员身份开展革命活动。当年夏天, 贾汇川在清水高小发展了一批进步学生参加“反帝大同盟”;崔显芳之子崔兆春就在其中。

  1931年9月,崔显芳到清水高小与贾汇川取得联系,组织关系得以衔接。在两人的积极工作下,一批又一批进步青年站到了党旗下。

  1931年夏天,贾汇川发展了一批进步学生参加“反帝大同盟”, 宋恩庆就是其中成员之一。宋恩庆回忆他见到崔显芳的第一印象:“我看了看他,大高个儿,说话挺开朗的。他原来和谭体仁同过事”一番交涉后,贾汇川就到青白口高小教书去了。

  共青团宛平县委员会成员名单 ,1932年,共青团北平市委派陈非等到宛平县七区青白口、田庄一带活动,发展共青团员,成立了共青团宛平县委员会。一年后,大多数共青团员都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成为山区党组织的骨干。

  建立田庄高小支部,在崔显芳、马建民的努力工作下,中共田庄高小支部在1932年9月秘密成立。这是北京西山深处最早的农村党支部。党内分工为张又新任书记,高奉明任副书记,高连勇任组织委员,李育民任宣传委员。

  1932年秋,崔显芳召集赵明鉴、张又新、李茂田、崔荣春等人,传达中共北平市委西郊区委意见,成立中共宛平临时县委。会上,由崔显芳提议,赵曼卿任临时县委书记。临时县委成立后,积极开展革命活动,进一步发展组织。先后成立了青白口村、田庄村两个农村党支部和黄土贵党小组。

  1933年春,经上级组织批准,正式成立中共宛平县委,书记赵明鉴、组织委员师永林、宣传委员先后由张又新和魏国元担任。宛平县委领导的党支部和进步组织,根据上级指示精神,在宛平山区开展秘密革命活动。宛平县委时有党员40余人。

第二单元  地火奔突 洪流涌动

  西山深处的星星之火不断蔓延,中国共产党组织在西山各村拓展,地火奔突,洪流涌动。中共宛平县委通过组建武装游击队、建立枪支修造所、培养军事干部、在进步力量中宣传党的思想路线,为全面抗战的到来做积极准备

  中共宛平县委于1933年6月秘密组建武装游击队、建立枪械修造所。同时,在田庄、淤白、雁翅等村散发传单、举行宣传抗日游行。中共宛平县委转移到青白口村后,通过“一元春”药铺、“宝立成”银铺等秘密联络站,开展革命活动。

  “提灯会”游行宣传1933年9月18日,田庄村山路上马灯闪动,火炬燃烧,在中共宛平县委的宣传组织下,田庄学校学生和村里青年人纷纷加入游行队伍,高呼“反对内战”“一致抗日”,游行声势浩大,影响深远。这支队伍,从田庄出发走到西北的淤白村,又到南面的苇子水村、下马岭村,一直到达雁翅村,沿途的山村无人安睡,父老乡亲们议论纷纷,反响强烈。

  提灯会”游行宣传触动了反动当局的神经,他们意识到这场运动的严重性,调查了解“提灯会”的幕后操纵者,最终将视线聚焦到田庄高小的老师身上。田庄高小遭到不明身份者的肆虐破坏,马建民、刘云志、李玉民等以教员身份为掩护的党的工作者被迫撤离,其他党员分散到附近的山村。中共宛平县委被迫转移到青白口村。中共宛平县委在青白口村开设“一元春”药铺,在沿河城开设“宝立成”银铺,以此为联络站,开展秘密活动。

  1932年11月《门头沟特支工作情形报告》中提到的:在工作上执行群众的公开路线,公开宣传,公开组织群众,打破了宣传上的秘密方式……”据门头沟矿区党的负责人李葆华回忆:“当时在王明‘左’倾机会主义支配下,一遇到节日都要开展群众运动……”同样,田庄党支部在纪念九一八时采取的提灯游行的方式,使我们一些党员及进步学生暴露了真实身份,接踵而来的,是田庄党组织遭到了破坏。

  “一元春”药铺,由魏国元当掌柜,崔显芳为坐堂大夫,高连勇为伙计。1934年7月,反动当局采取突然袭击,崔显芳、赵曼卿、魏国元、高连勇先后被捕。崔显芳在狱中遭到敌人残酷迫害,经组织营救出狱,仅12天后含恨而去。赵明鉴(赵曼卿)、高连勇在各方人员帮助下最终被释放。魏国元以涉嫌“通共”“私造军火”罪名先后羁押在宛平监狱、北平军法处等处,最终以“危害民国罪”判刑。对于魏国元入狱情况,北平《小实报》(编辑张恨水)曾经刊登过新闻消息:“惯匪魏光汉(魏国元的字),私造军火,勾结共党,包庇烟苗”等四大“罪状”。高万章回忆当年:出狱不久就恢复了组织关系。当时为了避免敌人注意,斗争方式更加隐蔽了。党很快就承认我们是党员。主要是我们坐狱表现及受审的情况,我们的地下党组织都知道得很清楚。

  积极部署迎击敌寇,妙峰山头云欲立,永定河畔狼烟起。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中国共产党人,特别是西山深处的中国共产党人为迎接全面抗战的到来,运筹帷幄,缜密而有序的行动已经悄然展开。这一段时间,中共北平地下组织派负责西郊农民运动工作的王恒多次进入田庄、淤白一带开展秘密活动,联络党员和爱国进步人士,明确指派高永生为田庄地区地下党组织负责人。 1936年,反帝大同盟在清水地区发展组织。中共党组织派遣王坤载及其弟王崇实再一次来到下清水高等小学,发展杜春永、史广通、史梦月加入“反帝大同盟”组织。他们在进步学生当中宣传中共党的民族统一战线,批驳“亡国论”“投降论”在校内外引起反响。

  1936年7月,魏国元经组织营救出狱,经审查后恢复组织关系。10月,中共北平地下组织正式通知魏国元,原宛平七区一带的地下党组织归其统一领导,并指示其寻机回家乡恢复党组织、建立武装,开展抗日游击战争。

  1936年11月至12月间,魏国元从宛平县七、八区挑选出赵曼卿、魏国臣、贾兰坡等10名青年前往二十九军在南苑开办的军士训练团。“七七事变”以后,这批人员大部分成为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军事骨干。

  1937年春,魏国元遵照上级党组织的指示,在家乡青白口村建立党的联络站,恢复和发展宛平县党组织,为创建平西根据地做前期准备。魏国元与妻子庞勉赶回家乡所办第一件事,出于家人和朋友意料,大张旗鼓举办了一场轰动七里八乡的大型婚礼。魏国元与庞勉已经结婚有年,孩子已经有了,为什么还要补办婚礼?这让很多人百思不解。其实,魏国元以举办婚礼的形式,搭台唱大戏,一连唱三天,邀请田庄、淤白的戏班子。其真正目的,就是与各村党员和进步人士见面接头,传达上级指示,恢复党组织活动。就在卢沟桥中日军队剑拔弩张大战在即,魏国元抓紧工作,壮大组织,发展了一批小学教员加入党组织,借助教员与学生的紧密关系,开始抗战全面爆发之前的宣传与备战。星星之火,迅速在宛平深山点燃,迸发,形成冲天烈焰。

  1937年7月29日,日军占领北平城,国民党军队向南撤退,门头沟、城子地区随即被日军占领。就在中华民族处于最危险的时刻,中共宛平临时县委成立,魏国元任书记。